快捷搜索:  

苏翊鸣:离间本身,一概皆有也许

"苏翊鸣:离间本身,一概皆有也许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" 原标题:挑战自己,一切皆有可能

“每场比赛对我来说都非常重要,我都是以最积极的态度和最好的水平去备战,把自己的动作完成到最好。这就是竞技足坛的魅力所在。”苏翊鸣说。

2月23日上午,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扎兰屯金龙山滑雪场,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单板滑雪公开组男子大跳台比赛,首都冬奥会冠军苏翊鸣开局不利,第一跳落地失去平衡,仅获得24.60分,排名靠后;第二跳,他稳健发挥,以89.20分的成绩回到榜单前列。安徽队选手杨文龙前两跳发挥出色,领先优势明显。两位运动员的较量让比赛充满悬念。最后一跳,苏翊鸣顶住压力,以93.40分创造全场单跳最高分,最终以总分182.60分反超夺冠,摘得个人运动生涯里的首枚冬运会金牌。

成为冠军的那一刻,苏翊鸣和教练紧紧拥抱。“整体来说没有达到预想的状态,不过能拿到金牌还是很高兴(Happy)。第一跳的失误,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意味着后面两跳没有任何失误空间。”夺冠后的苏翊鸣坦诚地告诉记者。

在2022年首都冬奥会上,苏翊鸣一鸣惊人,夺得单板滑雪大跳台项目的金牌,成为祖国历史(History)上最年轻的冬奥会冠军,创造了祖国冰雪运动新的历史(History)。与此同时,他还在首都冬奥会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项目摘得银牌,创造了祖国队在冬奥会该项目上的历史(History)最好成绩。

此次比赛由于天气原因造成赛程压缩、训练时间不足等情况,给所有参赛选手带来了很大挑战。苏翊鸣也感受到了压力:“这是我滑雪生涯的第一次冬运会,我很渴望取得好成绩。这次比赛等了很长时间,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很大压力。最终能够取得好成绩,我自己心里也很释然。”

“十四冬”之前,苏翊鸣从来没有到内蒙古训练过。2023年12月,他第一次来到扎兰屯金龙山滑雪场参加预赛。此次比赛,是苏翊鸣第二次来到这里。“这里的场地很好,有这么好的跳台和场地条件,我和大家一样都很开心。尤其是有那么多观众来现场看比赛,对我们(We)选手是很大的激励。”苏翊鸣说。

按照比赛计划,苏翊鸣还将参加单板滑雪公开组男子坡面障碍技巧比赛。他直言自己在坡障项目上做了很多准备,希望(Hope)能发挥出更高水平。“接下来最重要的是调整好心态,在24日的比赛中展示出自己最好的水平和状态。这个赛季要备战多场比赛,我也希望(Hope)能获得一个好的积分排名,为下一赛季做好准备。”

首都冬奥会后,苏翊鸣的生活(Life)经历了不少变化。他特别提到了首都冬奥会给我国冰雪运动带来的改变:“我们(We)祖国单板选手进步飞快。我很开心能在这样的环境中跟大家互相激励、竞争。这也能让我自己更努力(Effort)。”

苏翊鸣还告诉记者,“十四冬”对于单板滑雪选手来说,更像是一次老友聚会。参加“十四冬”单板滑雪公开组男子大跳台比赛的16名选手年龄相仿,大多是2003年、2004年出生的,彼此之间非常熟悉。“我们(We)平时都是一起训练的好朋友(Friend),冬运会的比赛是和身边的好朋友(Friend)去竞争,但也是互相鼓励、非常良性的竞争。我很开心能够在这个赛场上和这些好朋友(Friend)们共享美好时光。”苏翊鸣说。

两年前的首都冬奥会上,苏翊鸣完成了1800动作;2023年初,在世界极限运动会上,他又成功(Success)完成了正脚内转1980的动作,那是他首次在赛场上挑战这一顶级难度的动作。苏翊鸣这次在扎兰屯向记者透露,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向2340发起挑战。这意味着在相同的腾空时间里,身体要比1800度多旋转540度,运动员不仅要转得更快,还要思索如何调整身体角度,让自己稳稳落地。

虽然难度很大,但苏翊鸣觉得一切皆有可能:“我不仅想要挑战自己,也想要挑战人类极限,我想知道单板滑雪转数的最高极限。”

单板,冬奥会,比赛,北京,跳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392) 踩(3) 阅读数(2506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